公告

《哈佛商业评论》史上最佳文章:你事业的上限究竟在哪里?

浏览次数:1065次      更新时间:2018-04-28 18:17:44

高塔

中商学院导读:

这是非常经典的文章,也是哈佛商业评论史上重印次数最多的文章之一,于 1999  年发表,作者是已故的“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文章很长,但值得你花时间、精力去阅读理解,审视自身。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充满着前所未有的机会:

 

如果你有雄心,又不乏智慧,那么不管你从何处起步,你都可以沿着自己所选择的道路登上事业的顶峰。 

 

不过,有了机会,也就有了责任。今天的公司并不怎么管员工的职业发展;实际上,知识工作者必须成为自己的首席执行官

 

你应该在公司中开辟自己的天地,知道何时改变发展道路,并在可能长达 50 年的职业生涯中不断努力、干出实绩。

 

要做好这些事情,你首先要对自己有深刻的认识——不仅清楚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也知道自己是怎样学习新知识和与别人共事的,并且还明白自己的价值观是什么、自己又能在哪些方面做出最大贡献。

 

因为只有当所有工作都从自己的长处着眼,你才能真正做到卓尔不群。 

 

历史上的伟人拿破仑、达芬奇、莫扎特——都很善于自我管理。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他们成为伟人的原因。不过,他们属于不可多得的奇才,不但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天资,而且天生就会管理自己,因而才取得了不同于常人的成就。

 

而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甚至包括那些还算有点天赋的人,都不得不通过学习来掌握自我管理的技巧。

 

我们必须学会自我发展,必须知道把自己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才能做出最大的贡献,而且还必须在长达 50 年的职业生涯中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和投入。

 

自我管理

 

1

我的长处是什么?

 

多数人都以为他们知道自己擅长什么。

 

其实不然,更多的情况是,人们只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即便是在这一点上,人们也往往认识不清。

 

然而,一个人要有所作为,只能靠发挥自己的长处,而如果从事自己不太擅长的工作是无法取得成就的,更不用说那些自己根本干不了的事情了。 

 

以前的人没有什么必要去了解自己的长处,因为一个人的出身就决定了他一生的地位和职业:农民的儿子也会当农民,工匠的女儿会嫁给另一个工匠等。

 

但是,现在人们有了选择。我们需要知己所长,才能知己所属。 

 

要发现自己的长处,唯一途径就是回馈分析法(feedback analysis)

 

回馈分析法

 

回馈分析法使我看到,我对专业技术人员,不管是工程师、会计师还是市场研究人员,都容易从直觉上去理解他们。这令我大感意外。它还使我看到,我其实与那些涉猎广泛的通才没有什么共鸣。 

 

我们只要持之以恒地运用这个简单的方法,就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可能两三年),发现自己的长处——这是你需要知道的最重要的事情。在采用这种方法之后,你就能知道,自己正在做(或没有做)的哪些事情会让你的长处无法发挥出来。

 

同时,你也将看到自己在哪些方面能力不是特别强。最后,你还将了解到自己在哪些方面完全不擅长,做不出成绩来。 

 

根据回馈分析的启示,你需要在几方面采取行动。

 

01 最重要的是,专注于你的长处,把自己放到那些能发挥长处的地方。

 

02 加强你的长处。

 

回馈分析会迅速地显示,你在哪些方面需要改善自己的技能或学习新技能。它还将显示你在知识上的差距——这些差距通常都可以弥补。数学家是天生的,但是人人都能学习三角学。

 

03 发现任何由于恃才傲物而造成的偏见和无知,并且加以克服。

 

有太多的人,尤其是那些术业有专攻的人,往往对其他领域的知识不屑一顾,或者认为聪明的头脑就可取代知识。

 

比如,很多一流的工程师遇上与人相关的事就束手无策,他们还以此为荣——因为他们觉得,对条理清晰的工程师头脑来说,人太混乱无序了。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人力资源方面的专业人员常常以他们连基本的会计知识或数量分析都一无所知而自傲。

 

不过,人们要是对这样的无知还沾沾自喜的话,那无异于自取灭亡。其实,要让自己的长处得到充分发挥,你就应该努力学习新技能、汲取新知识。

 

 

2

我的工作方式是怎样的?

 

令人惊讶的是,很少有人知道自己平时是怎样把事情给做成的。

 

实际上,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不同人有着不同的工作方式和表现。

 

对于知识工作者来说,“我的工作方式是怎样的?” 可能比 “我的长处是什么?” 这个问题更加重要。 

 

同一个人的长处一样,一个人的工作方式也是独一无二的。这由人的个性决定。不管个性是先天决定的,还是后天培养的,它肯定是早在一个人进入职场前就形成了。

 

正如一个人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是既定的一样,一个人的工作方式也基本固定,它可以略微有所调整,但是不可能完全改变——当然也不会轻易改变。

 

而且就像人们从事自己最拿手的工作容易做出成绩一样,他们要是采取了自己最擅长的工作方式也容易取得成就。

 

工作方式

 

通常,几个常见的个性特征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工作方式。 

 

我属于读者型,还是听者型?

 

首先,你要搞清楚的是,你是读者型(习惯阅读信息)还是听者型(习惯听取信息)的人。绝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还有读者型和听者型之说,而且很少有人既是读者型又是听者型。知道自己属于哪种类型的人更少。

 

但是,有一些例子说明了这样的无知可能造成多大的危害。 

 

德怀特 · 艾森豪威尔担任欧洲盟军最高统帅时,一直是新闻媒体的宠儿。他的记者招待会以其独特的风格出名——不管记者提出什么问题,艾森豪威尔将军都从容地对答如流。无论是介绍情况,还是解释政策,他都能够用两三句言简意赅的话就说清楚。

 

十年后,艾森豪威尔当上了总统,当年曾对他十分崇拜的同一批记者,这时却公开瞧不起他。他们抱怨说,他从不正面回答问题,而是喋喋不休地胡侃着其他事情。他们总是嘲笑他回答问题时语无伦次,不合乎语法,糟蹋标准英语。 

 

艾森豪威尔显然不知道自己属于读者型,而不是听者型。当他担任欧洲盟军最高统帅时,他的助手设法确保媒体提出的每一个问题至少在记者招待会开始前半小时以书面形式提交。这样,艾森豪威尔就完全掌握了记者提出的问题。

 

而当他就任总统时,他的两个前任都是听者型——富兰克林 · 罗斯福和哈里 · 杜鲁门。这两位总统知道自己是听者型的,并且都喜欢举行畅所欲言的记者招待会。艾森豪威尔可能认为他必须去做两位前任所做的事。可是,他甚至连记者们在问些什么都从来没听清楚过。而且,艾森豪威尔并不是个极端的例子。 

 

几年后,林登 · 约翰逊把自己的总统职位给搞砸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听者型的人。

 

他的前任约翰 · 肯尼迪是个读者型的人,他搜罗了一些出色的笔杆子当他的助手,要求他们每次进行当面讨论之前务必先给他写通报。

 

约翰逊留下了这些人,他们则继续写通报。可是他显然根本看不懂他们写的东西。不过,约翰逊以前当参议员时曾经表现非凡,因为议员首先必须是听者型。 

 

没有几个听者型的人可以通过努力变成合格的读者型——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的努力,反之亦然。

 

因此,试图从听者型转为读者型的人会遭受林登 · 约翰逊的命运,而试图从读者型转为听者型的人会遭受德怀特 · 艾森豪威尔的命运。他们都不可能发挥才干或取得成就。 

 

3

管理后半生

 

当多数人的工作是体力劳动时,你不必为自己的后半生担心。你只要继续从事你一直在做的工作就行了。如果你够幸运,能在工厂或铁路辛勤工作 40 年后撑下来,你就可以快乐地度过余生,什么也用不着干。

 

然而,现在的多数工作都是知识工作,而知识工作者在干了 40 年后,仍能发挥余热,他们只是有些厌倦。

 

我们听到了许多有关经理人中年危机的谈论,“厌倦” 这个词在其中频频出现。

 

45 岁时,多数经理人的职业生涯达到了顶峰,他们也知道这一点。在做了 20 年完全相同的工作之后,他们已经得心应手。

 

但是他们学不到新东西,也没有什么新贡献,从工作中得不到挑战,因而也谈不上满足感。

 

然而,在他们面前,还有 20 到 25 年的职业道路要走。这就是为什么经理人在进行自我管理后,越来越多地开始发展第二职业的原因。

 

发展第二职业有三种方式。

 

发展第二职业有三种方式

 

1、完全投身于新工作。

 

这常常只需要从一种组织转到另一种组织。

 

例如,一家大公司某事业部的会计师成为一家中型医院的财务总监。

 

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转入完全不同的职业。

 

例如,公司经理在 45 岁时进入政府内阁;或者中层管理人员在公司工作 20 年后离职,到法学院进修,成为一个小镇的律师。

 

还有许多人在第一份职业中取得的成功有限,于是改行从事第二职业。这样的人有很多技能,他们也知道该如何工作。而且,他们需要一个社群——因为孩子已长大单飞,剩下一座空屋。他们也需要收入。但最重要的是,他们需要挑战。

 

2、为后半生做准备的第二种方式是,发展一个平行的职业。

 

许多人的第一职业十分成功,他们还会继续从事原有工作,或全职或兼职,甚至只是当顾问。但是,除此之外,他们会开创一项平行的工作,通常是在非营利机构,每周占用 10 个小时。

 

例如,他们可能接手教会的管理,或者担任当地女童子军顾问委员会主席。他们也可能管理受虐妇女庇护所,担任当地公共图书馆的儿童图书管理员,或在学校董事会任职等。

 

3、最后一种方法是社会创业。

 

社会创业者通常是在第一职业中非常成功的人士。他们都热爱自己的工作,但是这种工作对他们已经不再有挑战性。

 

在许多情况下,他们虽然继续做着原来的工作,但在这份工作上花的时间越来越少。他们同时开创了另一项事业,通常是非营利性活动。

 

例如,我的朋友鲍勃 · 布福德创办了一个非常成功的电视公司,现在他仍然经营着。但与此同时,他还创建了一个与新教教会合作的非营利组织,也做得非常成功。现在他又创建了一个组织,专门指导社会创业者在经营原有业务的同时,如何管理自己另外创办的非营利机构。

 

管理好自己后半生的人可能总是少数。多数人可能 “一干到底”,数着年头一年一年过去,直至退休。但是,正是这些少数人,这些把漫长的工作寿命看做是自己和社会之机会的男男女女,才会成为领袖和模范。

 

管理好后半生有一个先决条件:你必须早在你进入后半生之前就开始行动。

 

当 30 年前人们首次认识到工作寿命正在迅速延长时,许多观察家(包括我自己)认为,退休人员会越来越多地成为非营利机构的志愿者。

 

可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一个人如果不在 40 岁之前就开始做志愿者,那他 60 岁之后也不会去做志愿者。

 

同样,我认识的所有社会创业者,都是早在他们原有的事业达到顶峰之前就开始从事他们的第二事业。

 

发展第二兴趣(而且是趁早发展)还有一个原因:任何人都不能指望在生活或工作中很长时间都不遭遇严重挫折。

 

有一位很能干的工程师在 45 岁时错过了晋升的机会。另一位也很能干的普通学院的教授在 42 岁时认识到,即使她完全具备担任教授的资格,她永远也不会在一所有名的大学里获得教授职位。还有一位则是在家庭生活里出现了悲剧:婚姻破裂或者痛失子女。

 

在这样的时刻,第二兴趣——不仅仅是业余爱好——可能发挥重要作用。

 

例如,这位工程师现在知道他在工作上并不十分成功。但是,在公司以外的活动中,例如负责教会资金的管理,他是成功的。一个人可能家庭破碎,但是他能在第二兴趣的活动中发现还有社区这个大 “家庭”。

 

在一个崇尚成功的社会里,拥有各种选择变得越来越重要。从历史上来看,却没有 “成功” 一说。绝大多数人只期望坚守 “适当的位置”。唯一的流动性是向下的流动性。

 

然而,在知识社会里,我们期望每一个人都能取得成功。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对许多人来说,能避免失败就行。可是有成功的地方,就会有失败。因此,有一个能够让人们做出贡献、发挥影响力或成为 “大人物” 的领域,这不仅对个人十分重要,对个人的家庭也同样重要。

 

这意味着人们需要找到一个能够有机会成为领袖、受到尊重、取得成功的第二领域——可能是第二份职业,也可能是平行的职业或社会创业。 

 

自我管理中面临的挑战看上去比较明显,甚至非常基本,其答案可能不言自明,甚至近乎幼稚。但是,自我管理需要个人,尤其是知识工作者,做出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

 

实际上,自我管理需要每一个知识工作者在思想和行动上都要成为自己的首席执行官。

 

更进一步来看,这样的转变——从一切听从别人吩咐的体力劳动者到不得不自我管理的知识工作者——也使得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

 

历史上每一个社会,甚至是个人主义倾向最强的社会,都认为两件事情理所当然(即使只是下意识的):

 

第一,组织比员工更长寿;

第二,大多数人从不挪地方。 

 

如今,情况恰恰相反。知识工作者的寿命超过了组织寿命,而且他们来去自如。

 

于是,人们对自我管理的需要在人类事务中掀起了一场革命。

热门文章/Hot articles

热门视频/Hot Video